最新消息
2020國際三八婦女節專題文章:性別眼鏡看世界
《是誰成了摧毁校花的魔術師?》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性別定型觀念再思


內地有一網上新聞,刊登了一幅有一名女子的背影,正在蹲低地下洗衣服和做家務 ,她的丈夫竟然沒有半點感恩,還嘲諷校花妻子變免費保母:「現在還不是乖乖給我做飯?」


想不到,到現在21世紀,中國女性地位仍然低微。在婚姻生活中,不少人認為女性一旦成為家庭主婦,一生的目標就理所當然是「生兒育女」和「相夫教子」。而事實上,一旦成為家庭主婦,基本上廿四小時服務,由準備早餐開始、清潔、衣物洗滌、物品維修、外出購物、接送子女和長者家人、帳單處理、安排孩子的膳食、學習、和玩樂;即使聘請外傭協助,亦需要從中協調和教導。 在社教化的薰陶下,這正正是傳統文化裏中國女性的美德和功能。


究竟是誰摧毁了這位當年青春美好的校花?


筆者一方面替這位校花妻子下嫁了這位詆毁女性、不仁不義的而大男人丈夫,而感到不值。另一方面,在父權社會的長期薰陶下,我們亦看到根深蒂固的兩性角色定型。首先,這位丈夫仍然以追求到校花為榮,這種優越感反映社會上仍有不少男士將女性變成「花瓶」,無視她們的智慧和能力。再者,在這個年代,仍然有不少男士認為家務和照顧小朋友只是妻子的責任。在傳統社教化下,男士大多成為經濟支柱(bread winner )而子女成就則歸咎於妻子是否夠勤力。這種夫婦角色的設定了性別定型(gender stereotype)正正係典型的家庭生活寫照。


何謂角色定型?


性別定型是傳統上針對女性和男性角色的標準價值觀,例如女性應溫文爾雅、男性要剛強外向,如果不符合定型的人或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視,某程度上這種性別角色的預設,限制了個人的喜好、打扮,甚至一生的選擇和發展。


究竟有什麼因素令校花願意委身蹲下洗衫?


除了因為母愛的偉大,主要歸因於女性在社會上仍然未能充份發揮其能力,主要原因是:
1)社會對女性的角色和能力有成見(78.7%)
2)需要照顧兒女(77.0%)
3)社會制度存在性別歧視、男女不平等(76.4%)(婦女事務委員會)


能否突破這些性別角色定型?


簡單來說,兩性之間多一份尊重,少一份「老馮」。「愛是恆久忍耐」道出不少女性的心聲,亦哭起來濕了不少枕頭。走進婚姻,夫婦一起成長,如果選擇生兒育女的話,共同分擔育兒責任與家務,也許是現代平等家庭生活的寫照。


肯定家務勞動者的貢獻 


根據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一項意見書,婦女參與勞動市場的人口會由三十五歲左右開始大幅度減少,主要原因乃婦女結婚或生育後,因照顧家庭關係會轉為全職家庭主婦,大部份亦是家務勞動者,為家庭及社會作出努力。筆者期望政府能就家務勞動者為家庭及社會作出的貢獻予以肯定,並積極研究家務勞動者的退休保障。婦女無論重投職場與否,其讓香港社會的發展貢獻亦應被肯定,並讓婦女有真正的選擇。 


校花之死vs起死回生?


要令校花妻子起死回生,回復當年美貌與智慧並重,除了生擒丈夫進入性別教育營勞改,提升性別平等意識,令古老的性別定型的傳統觀念逐漸扭轉外;可以考慮積極自強重返職場,實踐自己多年陳年夢想。長遠來說,集體談判倡議照顧者津貼和退休保障,認真肯定和尊重女性在家務勞動的貢獻。在疫情嚴峻的今天,我們還奢望什麼,我們除了一個口罩,用作自我保護之外,相信我們的確需要一副「性別眼鏡」(Gender Lens ),體察男女獨特需要,並去認清這個不平等世界。




參考文章:


1. 婦女事務委員會(2009)公眾對性別議題的觀感調查
2. 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(2013) 對人口政策諮詢之意見書


撰文於2020年國際三八婦女節前席
新冠狀病毒肆虐中的香港